自豪感可以让我们的自制力变强?

2020-08-01|浏览量:384|点赞:349

自豪感可以让我们的自制力变强?

文/大卫.德斯诺(David DeSteno)

自豪和感激、同理这两种情绪一样,可以改变大脑的计算模式,帮助我们在面对挑战时提升自制力—自豪促使我们面对难关时坚持不懈,同时学习一些长期对我们有帮助的技能。在这种情况下,拥有自制力就等于不顾前方的任务有多艰难、多无聊,都继续向前行。不过,就算我们对自己的技能感到骄傲,这种情绪也不见得是我们努力的理由。我们练习、读书或勤奋工作,可能是因为这些事情带给我们成就感,而自豪的情绪不过是附赠品罢了。

为了解开疑惑,证明自豪能鼓励我们更努力做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事,我和新南威尔斯大学教授丽莎.威廉姆斯合作设计实验,想方设法说服受试者:让他们以为自己其实擅长某种不受重视的技能,并为之感到骄傲,接着再研究自豪的情绪能否驱使他们更努力加强那项技能。在设计实验时,我们还得故意把任务设计得有点讨厌,确保受试者不喜欢他们的任务。

于是,我们找了一些受试者,名义上是来实验室做「视觉空间」实验。这些人都不晓得自己的视觉空间能力有多强,甚至不晓得这是什幺东西,而且也不怎幺在乎、不会特别骄傲。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太积极精进这种能力。所以在实验一开始,我们的受试者对视觉空间能力没什幺兴趣,也没有精进这种能力的动力,他们只想赶快结束实验,赶快离开。

实验本身很简单,我们告诉受试者,将用电脑任务评估他们的视觉空间能力,再请他们做第二种视觉空间测试。第一项任务相对简单,各种颜色的小点会短暂出现在电脑萤幕上,受试者要说出一共有几个红点。这个任务刻意设计成不会让受试者做得太崩溃,可是也不知道自己表现得好不好—至于为什幺这样设计,答案很快就为大家揭晓。

第二项视觉空间任务很不一样,受试者必须在脑中旋转萤幕上出现的两个立体图形,并从以下三个选项择一:

一、左边的图形可以旋转变成右边的图形。

二、左边的图形不能旋转变成右边的图形。

三、我放弃。

实际上我们只在乎第三个选项,但我们告诉受试者,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执行第二项任务的时间。既然大多数人会觉得在脑内旋转图形很麻烦,所以我们的实验其实是要测试这些人能有多坚持,能够为了加强视觉空间能力和自我测试,花时间完成额外的题目。

你应该会觉得这个实验设计和学校或职场训练有点像。我们平时也会透过考试测试自己的能力,然后把握机会持续成长,让所有人看到我们的能耐。但是和真实生活不同的是,实验中少了持续努力的动力,所以我们预期自豪这种情绪会扮演推动受试者坚持下去的角色。

如此一来,最后的问题是:我们该怎幺让受试者为自己的视觉空间能力感到骄傲?这时候,自豪的社会层面就派上用场了。如果人们不会自然为这种能力感到骄傲—你老实说,你听过哪几个人夸耀自己的视觉空间能力?—我们就得强力说服,让他们觉得这是值得重视的能力。方法很简单,只要让受试者知道别人很佩服他们的能力就好了。

为此,我们在两项任务中间安排了一段小插曲。受试者完成第一场视觉空间测试—数红点的任务—之后,工作人员会带他到另一个房间和研究者见面。控制组在文件上签完名就会回去做脑内旋转任务,但自豪组遇见研究者时会拿到一份成绩表,显示他的视觉空间能力赢过九四%的人。这就是为什幺我们不希望受试者能猜到自己的表现是否优秀,只有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才能给予假回馈,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视觉空间能力确实异于常人。除了给受试者成绩单之外,研究者还会讚叹地露出笑容说:「哇!你表现得非常好。」然后拍拍受试者的背,让他回去做脑内旋转任务。

实验进行到这里,我们有了自豪的受试者—他们后续报告情绪状态时证明了这一点—也有感觉和平常没两样的受试者。我们想知道的当然是自豪组接着做第二项任务时,会不会更有毅力。但是,我们还得考虑到另外一种可能:这些人花更多时间做第二种任务,说不定和自豪没有关係,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能成功。早在一九七○年代,史丹佛心理学家亚伯特.班度拉就用实验证明:当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克服挑战,拥有所谓的「自我效能」时,我们会更有动力去克服难关。我们给予受试者正面回馈时,确实让他们感到自豪,但他们现在也相信自己有能力表现得更好—这是刺激自豪的情绪时,受试者接收的附带资讯。

这幺一来,为了排除自我效能影响努力的可能性,还得让第三组受试者知道自己表现得很好,但不能让他们感到骄傲。第三组受试者会一一走进研究者所在的房间,拿到和自尊组一样的成绩单,但研究者不会用言语或行为表示讚叹。我们认为这群人会知道自己表现得不错,但因为他们自己不重视视觉空间能力,研究者似乎也不重视这项能力,所以受试者不会感到特别骄傲。

现在我们有了三组受试者:一组完全不做任何安排,一组得到令他们骄傲的回馈,最后一组看到自己的成绩,但研究者并不会讚美他们。接下来发生的事正如我们所料,为自己的能力感到骄傲的人,做困难的脑内旋转任务时显然比较努力。和那些没有自豪情绪的人相比,自尊组多花了四○%的时间加强自己的能力。更有趣的是,自我效能似乎没什幺影响。因为那些认为自己有能力成功的受试者—看到自己优秀的成绩,却没有被称讚的人—没有比完全没得到回馈的人更努力。

为了确保确实抓到了自豪的心理影响,我们又重複了一次实验,不过这次稍微更动一下,以确认受试者更努力,不是因为他们心情比较好—毕竟骄傲是一种正面情绪—所以我们用「愉快」这个元素,取代了之前的自我效能情境组。自豪组和上次一样表现得更努力,而愉快组和控制组都没有花更多心思培养视觉空间能力。在我们的实验中,自豪是鼓励受试者加把劲的唯一因素:一个人越觉得自豪,就越能够抵抗放弃的诱惑。

即使离开了实验室,我们也能在职场上看到自豪发挥的作用。举例来说,自豪能使销售员更努力工作,面对推销快速消费品的挑战时,也比较有办法持续恢复精力,最后业绩也比较好。除此之外,也有研究显示长跑选手和大学生对未来的预期表现感到骄傲时,他们会比较专注努力,成绩也会比较漂亮。

在这方面,最好的证据是心理学家威廉.霍夫曼带领团队执行的实验。他的团队用一种名为「经验抽样法」的技巧,每天在特定时间点收集参与者的资料,追蹤他们的日常生活。在他的研究中,参与者的智慧型手机每天会收到七次提醒,请他们记录自己近来有没有碰到自己想避免的诱惑,像是偷懒、贪吃、喝酒、用药、睡觉等等。假如参与者刚经历了某种诱惑,他们还会记录自己的情绪状况,还有自制是否有效等等。霍夫曼的研究结果符合我的结论,自豪确实让他研究的这些人自制力变强。他们的骄傲之心高涨时,刚好也是他们成功抗拒诱惑、没有为了享乐把目标抛到九霄云外的那几次。怎幺样!这个名列七宗罪前茅的情绪,是不是和你想得不太一样?

这些研究结果告诉我们,自豪和其他亲社会情绪一样可以鼓励大脑重视未来,我们会因此更有耐性、更愿意在当下付出,也因此更能够达成我们的目标。新加坡国立大学心理学家艾迪.童等人最近的研究正好证明了这点。还记得我之前研究时间折价用的金钱选择实验吗?他的团队也用类似的方法,显示出当人们在正常情境下感到骄傲(而不是傲慢),会像心怀感激的受试者一样,大脑比较不会贬低未来的价值。自豪让人更努力,也能提升我们的自制力。所以我们不能说「骄兵必败」,因为骄傲可以帮助我们更努力、更专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