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製造业还有世界竞争力吗?

2020-06-24|浏览量:254|点赞:129
台湾製造业还有世界竞争力吗?

最近有两份关于经贸的研究报告,引起广泛的讨论与重视。与其继续争执到底有没有「利多于弊」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恐怕台湾更需要仔细研究各国製造业竞争力的消长,以及贸易趋势的变化,来思考自己的定位、对策和全球布局。

这两份报告,一是波士顿顾问公司(BCG)2014 年製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另一份是渣打银行的《全球贸易解析》(Global Trade Unbundled)。

BCG 报告显示,中国虽然仍位居冠军,但薪资和能源成本大幅增加。美国尤其受惠于能源成本的降低,生产力提高,薪资上涨有限,威胁中国的龙头地位,两者差距已不到 5 点。

2004 年相较,墨西哥的製造业竞争力也有大幅提升,与美国同时被点名为此次的闪亮新星。

BCG 是以薪资、生产力、能源成本和汇率作为考量製造业竞争力的因素。这四大因素在过去 10 年间的变化,已经使各国相对的製造成本结构产生巨大改变。今年的数据显示,在全球前 25 大出口经济体中,仅墨西哥、中国、台湾、印度、印尼、泰国和俄罗斯的製造成本低于美国。

虽然 BCG 没有特别针对台湾进行分析,但根据主计处数据来看,过去 10 年薪资冻涨,工业生产力小幅提升,汇率相对稳定,不利因素应该大部分是落在能源成本增加上面。现在看来,未来能源成本只增不减的趋势已定(不管废不废核),必须拿出对策因应。

金砖四国竞争力明显消退

金砖四国的巴西、俄罗斯和中国,竞争力都较十年前明显退步。巴西在过去十年,薪资翻了一倍多,兑美元汇率升值 20%,工业电力成本增加90%,天然气成本增加近六成,但生产力却只提升 3%。

俄罗斯的工资也飙涨 224%,自己虽然是产油与天然气的大国,但工业电力成本竟然还飙涨 78%。

印尼和印度薪资成长也不少,但因燃料补贴,製造业成本的增加相对有限。

可以有什幺对策?BCG 的建议包括:

    根据各地理区域目前与未来的需求,有效布署製造网点将隐性成本(Hidden Cost)考虑进来,进行全方位成本的考量能源成本上升的国家,应提升能源使用效率进行投资时,要有长期规划,预留未来的选择空间支持所有国家消弭不利于提升其竞争力的壁垒与障碍,例如经商容易度、基础建设与反贪污改革等
无法自外于区域贸易趋势

渣打的研究报告则显示,新兴市场在全球贸易的重要性提升,区域内贸易加温,中国已成为自十九世纪的大英帝国以来,真正的「贸易霸权(Mega-Trader)」。

新兴市场出口占全球比重已达 52.3%,如果不计入欧盟内部进行的贸易,则该比重达 42%,而 1990 年仅有 19%。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国家之间进行的「南南贸易(South-South Trade)」比重,增加了 16 个百分点,而已开发国家之间的「北北贸易(North-North Trade)」,却衰退 20 个百分点。其中亚洲新兴市场的贸易成长,领先其他区域。但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亚太所有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已是全球最大货物出口国,也是第三大贸易出口国。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服务贸易从 1990 年以来的年均成长率为 9%,超越货物贸易的 8% 成长率。前三大服务贸易出口国,分别是欧盟、美国和中国。印度、南韩和越南也已在推动服务出口,作为经济成长的新动力。

渣打指出,未来各国之间的双边贸易与几个大型的区域化多边贸易如 TPP 与 TTIP 等,将提升贸易的成长。

如果区域化 FTA 成为无法扭转的趋势,它或许不是万灵丹,恐怕却是一块不可或缺的敲门砖。

看完这两份报告,我们不妨问问自己:台湾在亚太区域当中的竞争优势是什幺?在国际投资者眼中,台湾有那些「隐性成本」和障碍,会令他们却步不前?服务贸易成为各国瞄準的新市场,台湾如何去提升这部分的国际竞争力?如何把握南南贸易的区域商机?

德国哲学家尼采曾经说:「痛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与其继续争吵不休,不如捲起袖子,开始对症下药,调养体质,为自己的竞争力做更长远的努力。

台湾製造业还有世界竞争力吗?
(资料来源: BCG;首图图片来源:天下杂誌 邱创英摄)

本文由天下杂誌授权合作刊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