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确诊77例16死 人心惶惶要求检测增多

2020-08-14|浏览量:544|点赞:890

H7N9确诊77例16死 人心惶惶要求检测增多
男童昏迷,邯郸市中心医院给病童的诊断通知为患上H1N1甲型流感,病情危重,但家属未有见过任何检测报告。(相片由家属提供)

中国感染H7N9禽流感周二再增加14宗病例,最新6人来自上海﹐5宗来自浙江杭州,3宗来自江苏,全国累计个案增至77宗,当中16人死亡。疫情最严重的上海及河北省邯郸市,分别有一名中年女子及一名岁半病重男童,因患流感要求医院进行H7N9检测被拒。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周二表示,8名禽流感专家应中国卫生部门要求,到中国协助寻找病毒特征。

病重的一岁半男童小泽泽是河北省邯郸市人,他上周一曾随母亲到深圳探亲,回家后发病,一直高烧不退,并昏迷不醒,目前仍然在邯郸市中心医院深切治疗部留院。

小泽泽的父亲杨先生,周二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院方近日确诊儿子患上H1N1甲型流感,现时儿子生命危在旦夕,他怀疑儿子感染H7N9禽流感,但院方拒绝让孩子做检测。杨先生:院方告诉我们指他患了H1N1甲型流感,但具体报告没有给我们看,找他们拿也不给,对他的病情,我们根本不清楚。

记者:他病情那幺严重,你们有要求院方为他做H7N9病毒检测吗?
杨先生:有,但院方指提供不了,因为没有这个检测项目。

杨先生指,小泽泽接受治疗已逾一星期,他已花了4万多元医疗费,但孩子情况未见好转,医生祇提醒家属孩子的病会人传人,要求家属带口罩,目前孩子要用呼吸器协助呼吸,根本无法转往北京医院求诊,他希望完成父亲的责任,呼吁北京的医疗专家到医院救治孩子。

杨先生:“他一直昏迷,没有甚幺知觉,病情危重,无法离开呼吸机,亦不能转院,我希望有好心人,能转介北京的医疗专家,来为孩子诊断治疗,救回孩子。”

邯郸市中心医院感染科医护人员,未能解释拒绝为小泽泽提供H7N9病毒检测的原因,叫记者向医院办公室查问。她说:“我们不太清楚,你打去医院办公室查问罢。”

河北省卫生厅工作人员指不清楚事件,拒绝回应。而邯郸市卫生局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有邯郸的网民发帖,质疑当局为何只公布确诊数字,对于小泽泽这样的疑似个案,竟不在每天的恒常公布范围,强烈要求当局资讯公开。

上海市方面,闵行区一名30多岁的女网民,周日深夜在其微博发帖,指她突然发高烧至39.2度,并有肺炎,怀疑自己感染H7N9禽流感,随即到闵行中心医院求诊,并强烈要求做H7N9检测,其后被院方指她无接触活禽病史,病症不明显被拒绝,她批评医院草菅人命,在疫情肆虐下,不肯筛查疑似个案,等病人病入膏肓时,已无药可救,她强烈要求当局及早对疑似病例对症下药。

其帖在网上被转发逾2千条。记者透过微博向她了解详情,她指目前因患肺炎在华山医院留医,院方已排除她受禽流感感染,她要打点滴,人太累不方便接受访问。她又指,自己经历是次死过番生,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关注事件。

上海网民刘先生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目前当地H7N9疫情严峻,医院应该严阵以待,不能让隐性病人留在社区继续扩散病毒,刘先生批评医院不作为。他说:“病人理应第一时间得到确切的治疗,市民有肺炎等症状一定会感到惶恐不安的,要求做检测是理所当然,你不能瞒报疑似病例,究竟有几多疑似个案,当局从来无公布。”

刘先生建议上海当局,可以仿效北京的做法,扩大筛查范围,简化检测的流程,加快遏止疫情继续扩散。

上海闵行中心医院感染科医护人员对本台指,医院不会随便为病人进行H7N9禽流感病毒测试,进行测试要经过一定的流程。她说:“我们医院是没有这个H7N9病毒的测试项目的,要先由专家组会诊后,应该需要采样做化验才可,而且还是要由疾控中心人员来医院采样本的。”

记者追问院方可会因程序太复杂及漫长而延误诊断,该医护人员以事忙为由,拒绝回应。

另外,江苏省周二新确诊3宗人类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分别是两男一女,年龄由21岁至72岁,其中72岁男患病情危重。

此外,农业部最新公布,江苏和浙江检测出5份H7N9禽流感阳性样本,包括一份1份野鸽样本来自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1份鸡样本来自浙江省湖州市浙北农副产品批发中心,3份鸡样本来自湖州市吴兴区道场乡农贸市场。其分离株与本月4日从鸽子分离的病毒株高度同源。

另据大河网报道,河南省汝州市尚庄乡一养鸡场出现集体病死。养鸡场负责人指,他养鸡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五天前养鸡场里两只鸡突发疾病,医治无效死亡,第二天鸡场出现了大量的病死,不到一周已病死700多只鸡,活着的有些也已经发病。当地动物疾控部门已介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