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世代如何经营製作公司?

2020-07-30|浏览量:930|点赞:113
网路世代如何经营製作公司?

  图片来源: Flickr

南加大商学院教授多年前曾经对未来的工作自动化提出一个有趣的言论:「未来的工厂只会有两个员工,一个人与一只狗。人的存在是为了餵狗,而狗的存在则是为了阻止人类触碰机器。」反观 2013 的今天,某国片被爆料片场如血汗工厂连续 26 小时工作,熬夜加班变成一种常态,影像製作仍以一种传统产业之姿,以年轻的肉体与肝做为燃料拖着疲惫的身躯缓慢行进。

前几天跟长辈吃饭,他说我们影像这个行业是「买空卖空」;亦即只要一张桌子一个笔电就可以创业了。或许有点夸张,但想想何尝不是如此。都已经 2013 了,网路如此发达,智慧型手机无所不在,是否可以回头检视影像产业,是否有比较创新、健康且有效率的方式做事情?

创业两年多,我们拍摄完「设计与思考」、「Maker」两部国际记录片,因为所拍摄影片跟硅谷和台湾科技创业圈息息相关,跟网创界的大大们偷学了非常多创新的做事方法与精神。所以虽然说我们的核心事业是影像製作,但仰赖网路的成分不输给网创公司;也或许应该说,不论行业,身为一个 21 世纪的年轻新创公司善用科技与网路是个不可或缺的能力。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自己从事製作的方法:

群众募资:

因为我们的观众是国际的,所以我们用的是 Kickstarter 这样的国际募资平台来筹得製作资金。除了不需要抵押房子或从自己的口袋掏钱拍片之外,群众募资也是一个很好的行销平台。台湾则有 Flying V 与啧啧都是不错的选择。

器材轻量化:

「设计与思考」和「Maker」两部片都是以 Canon 5D2+Zoom H4n 拍摄而成,所有器材包含一盏 LED 灯装在一个 ThinkTank 登机箱与脚架带携带出国拍摄;全部拍摄团队同时不超过 4 人。器材轻量化也可以减低人事与器材运输成本,节能减碳。

製作国际题材:

接案我们都以服务台湾客户为主,但自己的长片则是选择以英文拍摄国际题材。如此一来观众就不侷限在台湾,即使题材小众,聚集全球观众群就庞大许多。另外我们都是在台湾受教育长大的台湾囝仔,不是 ABC ,我们也花了很多力量在英文的行销上面确认文法跟语气都没有问题出去才不会丢脸~

数位传送与储存:

我们最怕听到的就是「可不可以烧一片光碟邮寄给我们」?别了吧, Google Drive 都免费 15 G 可以夹带在 email 里,不要浪费时间与空间了。常听到的反应是「可是客户的网路很慢啊!」这时製作端就要学会压缩影片的艺术,如何不牺牲画质让档案变小方便客户下载。另外,我们也讨厌纸张,鲜少列印,公司内部用 Google Docs 作文件交换。最近发觉用 Pinterest 製作 Storyboard 给客户做一个视觉的 reference 还蛮棒的,而因为我们用的都是云端的服务,所以不管是用 Mac 或 PC 都转换自如,也不受时空限制。

网路行销:

擅用脸书与推特 Twitter 行销,不是只有开开粉丝页冲按讚数而是跟目标观众深度互动。坦白说这点我们也在学习,但我们已经有一个很深刻的认知,就是粉丝数越多不代表销售量越大!

实体销售:

电影 DVD 实体销售我们国外使用 Shopify , 在台湾实体销售我们目前在 Pinkoi,为什幺不在诚品等实体通路贩卖呢?因为诚品不会让我们这种独立影片直接上架,必须透过代发厂商,经过层层抽成之后创作者的盈余所剩不多。透过独立发行,我们的观众仿佛直接与小农购买农产品,每一片 DVD 都是我们自己包装送出,我们确定製作过程之中没有压榨劳工或伤害小动物。

数位发行:

数位发行是独立电影必然的未来,套一句电影 Moneyball 的台词:「适应或死亡。」目前我们是用 Distrify 这个平台,预告片直接内嵌在网站上,看完预告片可以直接购买下载或串流。这个接触的观众就非常广,有北欧、墨西哥、澳洲、甚至科威特等国家。很多人都担忧影片会被盗版,但我们的心态是阻止也阻止不了,与其想说因为盗版而不提供数位版,不如提供一个价钱合理的合法管道给付费观众,如果真的有人就是不愿意付钱,那他也不是你的客人。

朝十晚五:

我们同事跟朋友聊天,根本还没说是什幺公司,光听到每天上班「朝十晚五」已经羡慕得一塌糊涂。各人觉得有点悲哀,为什幺做影像工作不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多上五个小时班又不会更有创意。创意工作如何正常上下班背后蕴含很多公司经营哲学,如何在维持产值与生活之间达到平衡是管理者持续的课题。

我们了解这些做事方式并不适合每个公司,但做为一家白手起家,没有巨大财务资源的新创公司,我们只有不停的质疑成见、尝试错误与验证适合自己的做事方式。这其中每一个细项都可以再详细说明,有机会再慢慢跟大家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