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2020-06-24|浏览量:244|点赞:220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十年国际计划」带来亚洲三地作品,早前(左起)日本版导演木下雄介与早川千绘、泰国版导演阿狄阿萨拉及台湾版监製刘嘉明来港接受访问。(黑白图片,冯凯键摄)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日本版内〈75终老计划〉讲述政府推出长者安乐死计划。(高先电影提供)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路半〉诉说台湾乡镇衰落问题,同时反映当地宗教文化。(高先电影提供)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日本版的〈数码遗产〉由着名影星杉咲花(图)及田中哲司饰演父女。(高先电影提供)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阿狄阿萨拉作品Sunset灵感来自近年军政府打压表达自由。(高先电影提供)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谢沛如执导的《虾饺》为十年计划内唯一讽刺式喜剧作品,讲述生育率破底。(高先电影提供)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各家《十年》遍地开花  日泰台各自表述

「最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尔冬陞两年前宣布《十年》获金像奖时说。电影想像本港十年后发展,直接指向陆港矛盾,遭大陆封杀。有麝自然香,「十年国际计划」诱发台湾、日本、泰国创作自己的故事,贯彻遍地开花的概念。三套作品最近终因「香港亚洲电影节」一併曝光,《十年日本》昨日更已正式公映。难得三地导演及监製齐集本港,访问时「一个十年,各自表述」,他们异口同声说香港版本最为愤怒,日本导演更直言:「很羡慕!」

文:刘彤茵

《十年》不止是一部电影,而是生命力。二○一六年《十年》获金像奖最佳电影,立即引来两极反应,一方面说「预言书」引起激烈思考,另一方批评指电影有如学生作品。去年团队宣布推出国际版,台湾、日本、泰国导演构思呼应当地的故事。

泰国:自我审查在我们血液裏

《十年泰国》今年五月打头炮于法国康城影展首映,本港近日放映以来,呼声亦于三部中最高。其四条短片均围绕政府政治制度,当中有蜚声国际的阿彼察邦韦拉斯花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坐镇。「二○一四年泰国政变后一直是军政府执政,即是进入独裁政治,苦等几年最近才宣布明年或有大选,但谁知道?」跟前的导演阿狄阿萨拉(Aditya Assarat)说。他访问时没有鬆开过眉头,不多不少反映着《十年泰国》的沉重。

其作品Sunset灵感来自真实事件,他解释泰国近年严重打压表达自由,艺术作品不时被审查:「有天看到新闻,军方进入画廊要求停止展出一批照片,因为作品可能『製造冲突』,他们经常用此理由。新闻图片显示军人站在艺术品前,那影像对我来说很可怕。」无独有偶,近来本港亦发生巴丢草、马建事件。导演说他特意使用年轻军人的视点出发,该角色最为事不关己,只关心可否跟心仪女生告白,由国家制度拉至个人层面,暧昧地对比表达自由:「艺术对好多国民来说是很远的事,但是其实打压表达自由destroys everyone(摧毁每个人)。」

阿狄阿萨拉进一步解释所谓Thai-ness:「自我审查一直在我们血液裏。」他指出,泰国有三大支柱「不能」批评:佛教、政府、王室。首先泰国有刑法列明不可侮辱王室,即为法律上「不能」。再者,他表示从小到大教育均提倡不要批评三大支柱,否则极容易被邻里排挤,培养出顺从,即为世俗上「不能」。阿狄阿萨拉说:「所以不知是否潜移默化,《十年泰国》即使较为政治化,贴近香港版本,但都不会如此直接表现愤怒。不少泰国艺评指出我们是很修饰过的。」《十年泰国》另有Catopia,讲述一个被半猫半人生物统治的世界,人类血统才是次等,暗藏对爱国情怀的反思;Planetarium则被阿狄阿萨拉称为「最会被政府灭声」的一部。

台湾:聚焦环保、年轻人出路更正常

就导演所言,《十年》国际版引发各自拍出自己的「家」,呈现不同地区的在地元素。综观三部新作,《十年台湾》在地感可谓最强。监製刘嘉明坦言,台湾版较为现在进行式,诉说社会现状问题,贴近日常生活。当中不乏双重议题,例如〈恶灵罐头〉透过兰屿原住民说反核;〈942〉以外佣反映性侵。后者故事讲述于未来时空的女护士,年少时未曾为家中印佣发声,两女有着同样被压榨的命运。导演邹隆娜妈妈是菲律宾人,自身背景驱使她一再关注台湾所谓「新住民」文化。

惊讶的是,《十年台湾》裏没有直接关于「太阳花学运」或蓝绿阵营的故事。刘嘉明认为台湾已进入另一阶段的后社运转变:「外界感到一些很大的政治事件很重要,但可能对创作人而言,未必跟每天生活有最直接的影响。『太阳花』是反抗,但你不会永远佔立法院,曾经冲撞的,今天要面对的是deliver(传递)。」

「台湾没有急切的压迫性,非立即说不可。你说台湾身分问题,过去已经说了很多,根本平日媒体打开电视都有人在说,或暂不需要特别拍成剧情片。」想不到刘嘉明一语成谶,此访问后不久台湾上演金马奖统独风波。刘嘉明说,《十年台湾》的〈睏眠〉算是最政制政治相关。作品为马来西亚华侨廖克发执导,讲述女主角使用奇幻的睡眠机器,不时在梦中寻回失散的猫咪「湾湾」,刘嘉明指出作品充满记忆与身分认同的比喻。

「说真的,台湾是相对开放、自由、民主的地方,表达言论不像以前大压力。那聚焦环保、年轻人出路等,反而更正常吧!」他续指。正正因为《台湾十年》很「台」,刘嘉明坦言有些内容台湾以外观众或无法真切感受。他以〈路半〉为例,住在云林的失业青年东洋,家人早已搬往台北,但他却不想离开故乡。东洋跟朋友们骑车飞驰乡郊,聚在露天破沙发,无所事事,呈现乡镇衰落及就业不足之态。不过,主角突然跑去庙宇拜神后大发脾气,背后则有段古,刘嘉明解释:「云林是个较乡下、贫穷地方,以前说是专门出黑道的。然而信仰力量很大,每个家庭都附属在一个庙的体制中,亦有自己祖先牌位,即是『公妈』。如果你要离开,得把公妈一起搬走。那就要先抛圣杯,询问一下祖先同不同意你把祂搬动。我觉得东洋是很不愿做此事,延伸就是,我的根都在这裏,为何偏要因为台北经济条件或者好一点,而放弃自己的家呢?」

日本:不用妄想社运行动

相比之下,是枝裕和有份监製的《十年日本》共通感较强,观众或较易投入。乍看来更有Netflix《黑镜》影子,主要跟科技发展有关。首部短片〈75终老计划〉讲述政府针对高龄问题,推出政策予七十五岁或以上长者安乐死。主角为负责推广此计划的人员,说服长者相信科技成熟至「无痛」,更安排金钱资助及丧礼。片中长者说出长期病患、无人照顾、不想成为家人负担等,表达手法有如纪录片访问,反映现实中长者的处境。导演早川千绘表示:「作品不止说长者,而是世界对『弱者』的定义,就是没有什幺生产力的人。制度一直想排除此类人,我认为是危机。」

〈恶作剧同盟〉则讲述一个名叫「承诺」的AI系统,收集各个孩子的数据,再为他们提供「度身订做」的学习教材及「生涯规划」。片中教师不再讲课,孩子均从接收器收听不同上课内容,不过只见系统建议做一些「有前途」的工作。当有破坏秩序的行为,系统便发出巨响阻止,恍如孙悟空「金刚圈」。面对严密监控,一名小男生得知校方将杀掉学校马房的马,仍与友人联合拯救。导演木下雄介欲讨论制度与科技的角力:「我不是指科技必定是坏的,此系统可以很有效地发现欺凌,但是却好像没了一种摸索的过程。」

两名导演均承认日本社会一直是漠不关心的气氛,难以引起什幺想像,「十年计划」对他们十分冲击。他们指出日本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不用妄想社运行动,国民习惯不会发声、示威或关心社会,直至近年三一一核事故大游行后才有些微好转。他们均对香港人仍会愤怒感到「素晴らしい」,即是精彩,并异口同声说最喜欢香港《十年》的〈方言〉。

木下雄介道:「来到香港由机场坐的士出来,忍不住请翻译人员帮我们跟的士司机聊天,我很好奇真实情况会如何,那的士司机就很随心地说『对啊,都是说广东话啰』,因此感受再多一点。」〈方言〉讲述政府规定司机要通过普通话水平测试,否则不准在指定地区接载乘客,除影响生计之余,主角亦渐渐发现失去生活依归。早川千绘说自己不会广东话及普通话,但却因日本人身分勾出其他感应:「看时我会想,日本以前都是一个殖民别人的国家,而往往佔据一个地方,首要便是拿掉对方的语言,规定要说日语。虽然角度不同,但令我意识到当中的可怕。」

一面镜子照内,翻过来照外。《十年》生命力,本来乃一班本地影人的咆哮,衍生出国际版,正正刺激不同地区回看自身文化,促成交流。总结来说,貌似是泰国政治、台湾在地、日本科幻,其实作品均蕴含对制度的反抗,共生共长。紧随《十年日本》,泰国版预料十二月在港上映;台湾版则在明年一月。

编辑/蔡晓彤美术/SIUKI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