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2020-05-28|浏览量:441|点赞:992
文/Cello Kan  

人生本来就充满了各种离离合合。

分手的原因,总是有千百万个:志趣不相投、目标不一样、社会的压力。这样写下去,你可以填满本子好几本。

破镜重圆,总是有的,但是否真的会重圆,有时我真的很怀疑。

老团重组这档事,我一向有保留,每个团分手时,不是因为音乐路上有分岐,就是因为分钱不公,又或是女人/男人⋯⋯反正大部份都不是和平分手。

而十个团有八个重拾旧欢的原因大都是钱,再做巡迴演出,给老乐迷一些回忆,自己又赚点养老金,为未来日子做点準备。

当然老团重组总是教人期待,但在填满了你的回忆后,从前的问题又会再次出现,最后又是再一次破局,例如和 The Beatles 齐名的 The Beach Boys,最原本的成员合体作五十周年纪念,团员年龄加起来好几百,结果巡迴到最后又不欢而散,还好有幸看过他们那次重组演出;出生太晚看不到 The Beatles,但能看到 The Beach Boys 也算对自己有个交待。

Brit-pop年代开始的时候,我正好在伦敦,看着 Oasis 第一次上音乐週报的封面,Blur则学着The Who、The Kinks等前辈,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也刚发行了专辑《Modern Life Is A Rubbish》。没多久,整个英伦都瀰漫着一股有事準备发生的气氛。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细述了,那Brit-pop什幺时候结束?

在《Live Forever》的纪录片中,Oasis的Noel说:「当我看到旁边的录音室里,都是像 S Club 7 这种偶像团体在录音时,我就觉得这种音乐会是下一个主流。」,而 Blur 的 Damon 在同一个纪录片中说:「有天我在机场的贵宾室里,遇到了 Simon Fuller(Spice Girls、Eurythmics、S Club 7、Carrie Underwood 等人的经纪人,也是电视选秀节目 Pop Idol 的原创者。),我问他要去哪?他说我準备去LA,跟美国的电视台签约,把 Pop Idol 移植去美国,变为 American Idol,那刻我知道我们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

上世纪英伦最后一个音乐光辉的年代,终结的不是别人,而是英国人自己;Noel 和 Damon 讲着两件事情,但都跟Simon Fuller有关,而Simon Fuller的影响,不只在西方,没几年更蔓延至东方,让我们陷入了无休止的选秀节目里,直到现在。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Simon Fuller:「怪我啰?」

我曾看过这两个团的演出,当时 Oasis 正準备解散,Blur 则是重组后。Oasis那次很明显整场演出心不在焉;Blur那晚我是抱着怀旧的心情去看的,怀念过往年少轻狂的日子,想起从前在台北的 Spin 一听到 Girls and Boys 时在舞池乱跳的样子,但那场却感觉到他们仍是非常有凝聚力,坦言我是喜欢 Blur 多于其他的Brit-pop团,喜欢他们的幽默和自嘲,技术上不算突出,特别是Damon主唱的部份非常不稳,常常在走音与不走音之间来回,但是合在一起却又如此有默契。

所以当传出 Blur 会推出新专辑《The Magic Whip》时,我有点害怕,因为这种重组的事情,搞搞演唱会还可以,但做新专辑通常不大会有好结局,毕竟时代已经不同,音乐风气也转变了,老调重弹,乐迷会觉得没新意;全盘改了,乐迷又会说跟风,故可以说是进退维谷,前又不是,后又不是,一不小心,万劫不复。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Blur重新合体,还是很有活力

再来,Blur为什幺要做新专辑?

他们各自发展不是很好吗?Damon 拥有一家名为13的录音室,而 Gorillaz 这个虚拟的团,正满足了Damon那种玩世不恭的心态,充满童心及万花筒般的音乐,比起从前在Blur时能获得更大的满足。再来是受欢迎的情况,Gorillaz一点也不输Blur,甚至更甚后者;Damon也同时用不同身份製作舞台剧和电影配乐,像《Monkey: Journey To The West》 (西游记)和Dr Dee更是极有野心与艺术之作,还有他向非洲音乐的探索,跑去Mali跟当地艺人合作,或当製作人;没有Blur后,Damon的音乐生活更多姿多彩。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而 Garham 因为音乐方向不同,在录製《Think Tank》时离开了,回到家自个儿做不同的吉他实验,偶而Post Rock,偶而会找回以前在 Blur 时期合作的製作人Stephen Street,一起弄一些流行作品,或是在家画画。

Alex 在 Blur 时期,已经在外面跟不同单位有很多合作,甚至跟名演员 Keith Allen 合作开唱片公司,本来要签下当时还是小女生的 Lily Allen;他性格外向,没有 Blur 的日子开农场生产芝士、当电台DJ、主持电视节目、写写食评,帮别人製作唱片,可说是不亦乐乎。

而在团中最低调的鼓手 Dave,本身是个电脑动画师,同时拥有动画公司 Nanomation,在 Blur 停了的时期又跑去考律师执照,现在已经是执业律师。

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也不缺金钱,本想说重组 Blur 只是过过瘾,弄一个巡迴就算,而且在这段时间,每个团员也非常繁忙,但他们还是重新出片了。今年大年初一,他们在唐人街的酒楼找来了从前的製作人 Stephen Street 一起开记者会,现场是那种有龙有凤的老式酒楼:因为专辑大部分在香港录音,故要找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地方来表达他们的意念,还用了冰淇淋加上汉字「模糊」和「魔鞭」,真的很有 Blur 的风格,非常玩味。首支单曲《Go Out》的MV里安排一位中国女子教你怎幺做冰淇淋,而歌曲除了保留以往 Blur 容易上口的调子,还有 Garham 利用吉他做不同的声音实验,整体而言不算有惊喜,但作为复出的第一步,已经算非常满意。接下来第二首单曲《Lonesome Street》,MV更是「全力推广」现在中国非常流行的广场舞。

好了,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聆听新专辑《The Magic Whip》,毕竟找回 Stephen Street 来製作,多少会让人想起他们以往的光辉岁月,会不会也重複地做回那个年头的东西呢?

但听了三首后,那份担心没有了,换来接二连三的警喜;十几年没在一起,他们仍是 Blur,但是更有深度、更有内涵,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The Magic Whip》(魔鞭)专辑

他们把分开期间里各自所学到的、所经历的都细心整理,在《The Magic Whip》中听到的是他们四人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毫无保留地用上;製作人 Stephen Street 则在当中作一个平衡,製造空间让各人发挥,没有谁是主,谁是副的情况。特别是 Alex 那富旋律感的贝斯,Dave 的鼓击比从前来得多样化,Damon 的唱腔也比从前进步了,而再流行的旋律,Graham 都会加上了他精心的吉他实验声响。

当然那种调皮、玩弄、幽默仍然没改,他们并没有为了养家去讨好群众,感觉上仍像从前那样的乱搞,你一听就知道是 Blur,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总之,教你听得开开心心,听得很乐。作为回归重组,Blur并没有随便地乱做,而是真的很认真地对待 Blur 这个事情。

这时何宝荣站在房间的一角,点了根菸,看着烟在往上升,嘴巴说: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开始?」

「好的,我再去按一下Play键。」

他们没有牵手,各自随着 Blur 的音乐起舞。

黎耀辉想着我是不是跟何宝荣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想找一个人陪,而 Blur 是不是我们的润滑油呢?

延伸阅读: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之二,聊聊破镜重圆的Spandau Ballet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不如我们从头开始?」聊聊老团重组的Blur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